白羊宫正室

>>More

[少包]旧约年年在2007-08-26

也盼旧约年年在 


    近月萌上了《少年包青天3》。尤其是里面的庞统,迷。 

    于是开始混少包论坛。不多久又被一个新开的庞统专坛“金寒水冷”拉去当了凑数斑竹。本来只是想轻轻松松找个地方混着玩儿的……不过还好这次不是负责文区,声乐&MV区省事多了。 

    于是理所当然我也为少包作贡献。写文填词唱歌。至今为止文是只有一篇展策的《少相随,老为伴》,歌呢,就出了首恶搞all策的《有缘自会再相逢》。接着就开始唱一些别人填词的歌——每个CP只找一首:草灯填的包策的《殇》、道士填的庞策的《离索》、浅浅葱填的展策的《一相逢》,以及正在准备中的雪色填的庞统个人的《金寒水冷》。 

    而日前,终于又自己动手为金寒的活动填词写歌。那时正近七夕,挑来选去,最后我选了庞玲这个BG的CP来填词。不知道为什么,腐到最后,正直了。 

    那歌很短,名叫“旧约年年在”。 

旧约年年在

曲:“常相守”
词/唱:人不BT枉年少(俺)

铃声悠远,摇步如莲巧指纤,
穿针引线,断藕偏又以丝连;
拨筝弄弦,几度流年几段缘,
无谓嗟怨,纵使海角隔天边。
双星旧约年年在,笑尽那人情改。
准拟今宵乐事浓,枉却东风。
莫道谁个不曾慕英雄,相思寄于绢红;
灯如飞星划长空,眼朦胧。  

 

    故事发生在玲儿到西朝后的某个七夕佳节。

    七夕乞巧,姑娘们除了要祭织女,还要开展一系列的斗巧活动,如穿针比速、演奏器乐。末了,到晚上,更是有情人的重头戏。放运船、放孔明灯,满载的对情人的祈祷与祝福,飘得越远、飞得越高,便越是灵验。

    日间的活动,她也去了。那天她给脚脖系上了封存已久的铃铛,好像是在暗示自己:我想再做一天玲儿。只一天就好,那个谁的玲儿。

    铃声由远及近,踏着莲步而来的,是一副大家风范的她。

    由她纤纤玉指做出来的女红总被人们赞为巧夺天工,自是少不了被众人推举着参加穿针比赛。几个姑娘编成一组,每人面前放一片藕,藕上插着七根细针,谁能将七根彩色丝线以最快的速度穿进,就算赢。

    她愣愣看着那藕,明明是切得利落彻底了,却又偏偏要在上面穿针引线……为何非要去吻合那“藕断丝连”?那和谁的,藕断丝连。

    比过穿针,又赛乐器。

    她是什么出身这里的人如何能知晓?只道她弹得一手好琴、抚得一手好筝。都引颈候着,这难遇的天籁。弦动,声起。哀而不伤,悲而不怨。指尖滑过的,尽是流年。秀眉微蹙,想起了谁,想到了谁。他待她如何,他又待她如何。第一次动情是为了他,他却把她送到另一个他身边;但若没有曾经的他,她又如何遇得上现在的他?渊源还是孽缘,说不清、道不明。

    嫁入刘府已是注定,心底却总有另一个心心念念的影子,忘不了、挥不去。那才是挚爱么?自己也不知道。清楚的只是,即使一辈子也放不下他、即使各自天涯海角再无法续缘,不自怜、不自叹。没什么好悔怨的,他曾经是真正对她好过。
   
    七夕,牛郎会织女,双星旧约年年在,鹊桥之上,只笑那人世间,多少情爱容易改。

    他和她又有过何种约定呢?旧约依然在,却是不重要了。只需记得,每年为他燃一柱香,祈一个愿。

    今夜你在远方,可会想起她,哪怕一刹那。

    天黑了。一阵从京城方向吹来的风,拂在脸上竟意觉温柔,似是谁人那双戴着扳指的手。

    ……回应了。

    做完最后的活动就得尽早赶回去了。可知今宵……乐事定浓,只是枉却了那一任东风。

    她掏出丝帕,擦了擦被风吹疼的眼。那方丝绢手帕,已是她少时恋慕英雄的唯一凭证了。

    把许下的愿望写在纸上,放进孔明灯里。她不敢和别人一样直接写在灯面上。因为要祈求平安的那个人,不在身边,在沙场。

    那灯似有灵性般升得极快,犹如一颗流星划入夜空。

    做回“刘夫人”之前,今夜,最后一次想起那人称“飞星”的男子,泪眼朦胧。  

(谈画这张图我一直很喜欢,意外地发现和我写这首歌挺配,遂贴来共赏之。)

—————————再更一张我2011年11月24日P的图—————————


试听/下载地址
http://yc.5sing.com/353729.html

 

    设定那时玲儿刚刚嫁过去,还没有真的爱上某巡抚。只是认了命。身为“刘夫人”的命。 

    还一一记着旧时的约定。 

    旧时的约定…… 

    其实也许他们并没有什么浪漫的约定,我只是喜欢上了这个题目。旧约年年在,这是件堪称美好的事情。有些向往。 

    假如有幸,和谁做了一个长久的约定,必将年年遵守。为当时那一份执著与信任。 

    然而其实也不必拘泥于形式化的所谓约定。与人相处,也是一般。亲朋、好友,若能长年如一的对待,也是不易做到的美事。 

    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而身边,却没有什么这样的存在。淡了的,也就渐渐无所谓“交情”了。慢慢矛盾的、慢慢疏离的、慢慢隔阂的……初相识时的意气相投便如那“旧约”,却没能年年在。 

    好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于是,至少跟自己约定:不做那由浓转淡的因缘。 

进贡

  • 于是说,今天你终于居然来了,而我晚饭后倒头就睡了现在才醒= =

    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呀,又开始白天不懂夜的黑了么|||



    摸摸,我还记得我们的约。
    SBY  | http://教皇殿澡堂 执念于2007-08-29 00:36:21
  • 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聊聊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家里联了网了,但是我家的电脑被我哥搞中毒了...



    最近我也觉得很迷茫很矛盾...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但是做了的话是不是就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毕竟没有人可以有一个完美的性格...对于不完美的方面,是包容还是放弃,这个尺度该如何把握?



    最后还是觉得做点什么比较好...哪怕是一点效果也没有,但是我也尽力了,无愧于心...这样以后的遗憾说不定会少一些....
    叫我女王  |  执念于2007-08-28 10:01:25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