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冰冻三尺——应景2009-11-24

当我BLX也好,没良心也行。应景。

冰冻三尺

选曲:“斗牛”
填词:抹雾

白:他说你就别再来招我了。我想了想,觉得这我还是能做到的,就答应了。

太难以捉摸,谁都不敢惹。
能不能拜托,次数别太多?
别人的生活,没非你不可。
底线被超过,那就各走各。

第一次争执是为什么,发生在哪一刻,已经不记得;
这些年只觉得,太平被粉饰着,人人保持缄默,以为上策。
既然决定后撤,就是/接受 这种结果,谁让你撕裂了,他们要的“和”。
围观群众心说:你丫都自找的。没有心力/何必一一 反驳,摊手、扶额。

错你错,你要什么原则?一直要原则,谁管你的原则?
为什么从被伤害到被指责,竟是顺理成章的转折?
你错,你怎么能认真?
你错,你怎么能执着?
你错——输在最后的软弱/反正都是你的错。

谁都不愿先说破,仿佛那多么罪无可赦。怪你服从自己选择——背叛者。
自以为重要角色,随时都可以讽刺奚落,一个路人甲的轮廓,只不过。

忽然就眼眶一热,老实说这味道还蛮涩,先坦诚的必先忐忑,是鉄则。
委曲求全不快乐,相处不是只为了消磨。就算还有一些不舍,又如何?

M是没前途的,我说快醒醒吧亲爱的,圣母早就不流行了,别傻了。
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后呆在自己的角落,擦掉鼻涕捧好饭盒,别难过。

白:啊?还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呐……希望他以后能更珍惜其他的人吧。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