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梦话梦里梦外2006-12-06

梦话梦里梦外


    不知道应该算前天晚上还是昨天凌晨,在梦里,我又救人了。

    “你怎么这么喜欢救人?”如果不是上次妖怪的这句问话,我自己都没留意过,我总是在救人——梦里。

    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对我来说重要的、不重要的人,我总是在对他们做着同样一件事——不遗余力的营救。有重要信息上的通报、有枪林弹雨下的掩护、有暗夜小街里的引领……那些时候,感觉比其他梦境都要来得真实。涉险、枪战、追逐,急切、紧张、恐惧,不要命。

    有人说我是暴力倾向严重,我则笑我是个人英雄主义泛滥。

    我们缺乏英雄,哪怕只是小小的。为什么现在就是一个当街追小偷甚至只是拾金不昧也要大肆渲染地捧上天似的报导?因为现在做这种事的人越来越少了。物以稀为贵。

    社会大环境不想多谈,怕一发而不可收拾。单说我自己。这次的梦后,我开始想,为什么我这么热衷于做虚构的英雄?

    一、性格男性化,做着每个年轻男孩都会做的少年英雄梦(PS:英雄救美的颠倒铁则,我梦里救过的都是男人= =|||);

    二、《圣斗士》看太多、扎根太深,圣迷综合症;

    三、因为现实中某些时候自己的畏缩,于是在梦中宣泄,幻想自己其实是最勇敢的;

    四、对自己人格的一种美好愿望的体现;

    五、我热切的希望,我可以这样强大,足以在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保护自己。

    事实证明我不是一帆风顺的。回想起来,每当遇到危险,不管大小,身边总是没有人可以求助。20多年来,跌跌撞撞勉勉强强地保护住了自己,危险都凭着一己之力曲曲折折战战兢兢地化解了,可是一些伤害,还是无可避免地遗留了下来。事情过后我曾经想过,如果再遇上一次同样的情况,我不一定能表现得比上次好,幸运之神也不会总是刚好在最紧急的时候想起我吧……所以,我那么急切地想要变强。强到不论再遇到什么状况都能保护自己,甚至顺便再保护别人。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老土却经典。我的身体状况注定了这愿望不大可能实现。那么,至少在气势上,要做到让人一接触就知道是不能随意欺负的。一路走来,变化如同从“安格丽丝”到“撒白羊”般的强烈,有时候,我都不认识我是谁。我在说什么?我在做什么?那怎么能是我能进行的行为?不管那么多了,至少,我已经强悍到让身边的人没有谁会认为我柔弱。

    营救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哪怕我想救的只是我自己。这没有不对。当然我也可以抱着“将来总会有人来保护我的”这样的天真憧憬,但在漫长的等待途中,必须学会坚强。

    然而坚强并不等于就不能哭泣。

    最难以忘记的一场恶梦让我警记我的渺小与微弱,那样的不堪一击惊得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从梦中被吓醒,浑身汗湿。力量的悬殊是件足以用“可怕”来形容的事情,而我知道,那才是真实。因为那场恶梦,我哭了。泪水无声地划下眼角,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过于大量而未能及时排出体外的汗……我告诉自己:你是坚强的。除了坚强你别无选择。

    也许,我还会继续做着我的英雄梦,让我不能实现的愿望在梦里一一上演。只能这样也无妨了。至少,在我最脆弱的时候,会有SBY在身边,说:别怕,有我。

进贡

  • 原来你心灵深处隐藏的cp是BW||||||||||||||||||啊啊啊啊啊果然是自攻自受啊= =||||||||||||||
    orz  |  执念于2006-12-08 20:52:18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