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那一起晒月亮的晚上2006-11-17

    最新写好的BL同人叫《包子与方便面》,总的来说算恶搞,可是自己却爱上了其中的一个情景——


    Milo,中了Saga的幻胧拳后我常常头疼。嗯?我的脑袋里常常有一个声音,不断回响。是么,那是什么?它说,你要永远记得你是谁。……

    他侧过头看他的包子,那张圆脸依然对着月亮,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光。走吧,该回去了,他伸手搭上Aiolia的肩,一边揽着他往回走一边说,真是的,这么大的月亮你也不怕晒久了会中暑,头晕么?晕的话肩膀借你靠会儿。

    他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微微向旁边的肩膀上侧了侧。是的,该回去了。


    ——写台词的时候笑个不停,“你不怕月亮晒久了中暑么”,这是高中时期我自己常用来调侃别人的话,通常后面还会接上类似于“我看你脑袋已经晒焦/糊了”这样的一句。

    我得承认我这样写一开始纯属是为了搞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那句话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头晕么?晕的话肩膀借你靠会儿”,这是一句多么真挚而正经的关心啊——单独看的话。

    两句话的连接,让我爱上了这个场景。

    他知道他心里难过,他知道他想哭,他知道他不想哭出声来,也许是不好意思,也许是不想显得懦弱,也许只是不想让他看见以后被他笑,他什么都知道。出于难以改变的本性似的,他这时候依然不忘调侃,“这么大的月亮你也不怕晒久了会中暑”。中暑,就可以头晕;头晕,就可以把头靠在别人的肩膀上;然后,就可以痛快地流下泪来,不怕被任何人看见。顺理成章。他照做了。

    也许他真的是头晕呢。那么多的“真相”如涨潮般汹涌袭来,猝不及防。他想质问Saga呢,可是Saga根本不给他机会;他想原谅Saga呢,可是Saga反而没给他时间。人都死了,他还能做什么?原谅显得虚伪,不原谅显得狭隘。不管做什么,他的反应都被好奇而没怀什么好意的人们关注着——一如那十三年——,在这方面,他的处境一点也没改变。没什么人能解答他的疑问、缓解他的痛苦,头晕。突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脆弱的……有点想哭呢。

    头晕么?晕的话肩膀借你靠会儿。

    Milo真好。

    他说着神经质的话,传达他的体贴。

    有这样一个肩膀可以靠,有这样一个人不用隐藏脆弱,他,还是幸福的。

    月亮反射着太阳的光,说,晕吧晕吧,我会一直晒着你的。

我也和朋友一起晒过月亮,为数不少。回想起来,那些静静的晚上,萦绕的竟都是伤感。

    在我问他们“你不怕月亮晒久了中暑么”之后,其实也是想接着问他们是否头晕的,却总是冲口说出其它的话来。不就是句中文,有这么难以出口吗?真是神奇。

    我想,在晒月亮的时候都能察觉出你“中暑”的人,定是真正关心你的人吧。

 

PS:《包子与方便面》原文在此:http://mowu327416.blogbus.com/logs/32877440.html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