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少包]野驴子也有春天(伪文峰)2009-02-03

抽签如下——
攻:文才
受:马回峰
俗语:大狗爬墙,小狗看样。

野驴子也有春天

作者:人不BT枉年少

    蓝的、紫的、绿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满天的纸鸢让人眼花缭乱,好不热闹。

    喧哗之中,素衣少年静静地站在人群之外,微微仰头,凝望着一只飞得高高的艳丽纸鸢。彩蝶。

    忽然,那只蝴蝶摇摇晃晃,坠了下来。

    少年急切地追了过去。

    一棵大树。树上挂着蝴蝶,树下站着手拿线轴的小姑娘。

    少年看了快哭出来的小姑娘一眼,说:“别着急,我帮你取下来。”

    不远的周围依然人声鼎沸,武功不能太张扬。少年一手一脚爬上了大树。

    近了,近了,他的彩蝶。不……不是他的。

    “咔”,脚踩的树枝断了。他跌落下来。他紧紧抓着彩蝶,不放手。

    耳旁一阵旋风。

    咦?

    “小兄弟,没伤着吧?”

    是一个着文人打扮的青年。俊雅斯文,又身怀武艺。

    青年把他从怀里放下,一时间,从未和陌生人如此亲近过的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定定站着,有些无措。

    这时小姑娘迎了上来。少年看了看她手中的线轴,说:“线断了吧?我帮你重新接上。”

    灵巧的手指很快打好了牢实的线结,小姑娘道了谢,拿着纸鸢蹦跳着跑开了。

    美丽的蝴蝶很快又重新升上了蓝天,飞舞翩翩,摇曳婀娜。

    少年依旧仰头看着,双眼追着那彩蝶,轻喃道:“杜鹃蝴蝶,前世今生一场梦。”

    这时,身后的青年却摇了摇头,也念道:“鸢飞鱼跃,天高海阔方尽欢。”

    少年闻声回头——他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年轻公子对他一笑,说:“只有断了线的风筝,才能飞得畅快呐。”没人牵着撰着,随心而往,自由自在。

    少年这才想起,还没好好向人家道谢。赶紧拱手鞠礼道:“刚才,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白衣公子收了手中折扇,笑言:“举手之劳,小兄弟不必挂在心上。”

    少年愣了一下,神情有些恍惚,道:“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白衣,折扇,温文风雅,脱口成句。

    “什么?”

    “呃,没什么。”今天我这是怎么了?少年甩了甩脑袋,转口道,“我是说,公子看来不是本地人吧?”

    “我吗?”青年点点头,“我只是路过。见此地有这么多的风筝,便停下来看看。”风筝,风筝,可惜,没有一只是他抓得住的。他又抬头看向那片绚丽的天空,随口问到,“你呢?”

    “我?”少年转过身,目光也又循了那彩蝶而去,“我只是出来打酱油的。”

    蓝的、紫的、绿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满天的纸鸢依然让人眼花缭乱。

    只是在喧哗之中,多了一个静静仰头凝眸的人。【阿少乱入:看!灰机!】

 

    风月楼。

    四个主事儿的姑娘都围在一个客人的桌子前,少见。

    春桃:“哟,我说今儿个早上起来怎么有喜鹊在窗户边叫呢,原来是有稀客到~~~”

    夏桑:“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二尾……呃我是说,耶律将军今儿个怎么有兴致来我们风月楼这小店啊?”

    秋菊:“哎呀妈呀!这仗不是说不打了吗!?”

    冬梅:“诶,肯定是不打了吧,瞧瞧咱们‘又帅又讲道理’的耶律将军,可是一个人来的,身边又没带着兵。呵呵,耶律将军,您是来喝酒的吧~~~”

    “说对了——一半!”看起来心情不错的耶律俊才指了指冬梅,道,“不过我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喝酒的。你们几个少跟我这儿怪里怪气的啊,去去去先给我上壶好酒去!一会儿我要和我们大辽的南院大王痛饮几杯,也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帅’~~~”说完还不忘甩了甩他那标志性的小辫。

    “又是南院大王?”冬梅扁了扁嘴,嘀咕着,“又不是没见识过,的确很‘衰’~~~啊。”

    “你懂什么?”耶律俊才瞪大了眼睛,对着这个竟敢跟他叫板的小妞拍着胸脯道,“这次的南院大王,是我们大辽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多少姑娘排着队地想嫁给他呐!要说到长相,那在大辽就没有人比他更帅了!——除了我耶律俊才~~~”

    “噗。”“哈哈哈哈!”姑娘们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来。但看到耶律将军横眉竖眼的样子,春桃还是出来打了圆场,一脸星星眼的样子问到:“既然这么了不得,那这位大王,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咳,说到来头,那可还真是了不得了。”耶律俊才很受用地昂头挺胸起来,一脸得意,“他就是,文武双全才德兼备风靡万千少女的——耶律俊才的弟弟——耶律文才!……我说你们怎么都没反应?鼓掌,鼓掌啊!”

    “噗哈哈哈哈~~~~!”这回,姑娘们腰都直不起来了。

    “我还以为会有多特别。”春桃。

    “‘野驴’将军的弟弟啊~~~”夏桑。

    “诶冬梅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秋菊。

    “大狗爬墙,小狗看样?”冬梅。

    “对对对,就是这句。”再看一眼耶律俊才的造型,春桃和冬梅相互搀扶着笑得更厉害了。

    “什么、什么大狗小狗的?不准笑,我说你们不准笑!”耶律俊才吹胡子瞪眼——好吧他没胡子——地站起来,正想发飙,却听一个清亮的男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春桃姐,酱油我打回来了,路上有点事耽搁了所以回来晚……”

    嘎然而止的不只少年的说话,还有姑娘们的笑声。

    “回来了、回来了就快把酱油拿到厨房去呀,还愣着干什么?”春桃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挡在少年身前遮住他的面容,一边拉着他转身往厨房走一边心里暗暗着急:这孩子平时买东西都从后门走今儿个怎么偏偏走了这大门,真是浪费她们几个还一直在这大厅里缠着耶律俊才了。

    “慢着!”

    耶律俊才一声大喝,起身走向此刻正背对他站着的少年。

    一步、两步、三步,越来越近。

    他抬起手,伸向少年的肩膀。

    可是,还没等他碰到少年,他的手倒先被别人猛地一下拨开了。随之而来的近距离高分贝声属性攻击吓了他一大跳。

    “我说你有完没完有完没完?!对,他就是木兰就是马回峰你没看错!那又怎么了?唔……”

    春桃回身捂了冬梅的嘴,急道:“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呀!”

    “春桃姐你就别拦着我了,他明明都看见了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呀!咱就把话都说清楚了!”挣脱了春桃的手,冬梅继续怒瞪被她刚才的突然一咋呼整得有点迷茫的耶律俊才,“对,当初小峰儿是没有死,你们退兵之后他也走了,走得远远的了。要不是你们辽人这次又起兵攻打我们大宋,小峰儿担心我们几个弱女子的安全,他才不会回来,更不会让你在这儿碰上!”喘了口气,冬梅接着道,“总之,不管你是什么将军也好,大王也好,有我们当姐姐的在,你要在这儿杀他就不行!除非、除非你把我们全都杀了!”

    “对,除非你把我们全都杀了!”几个姑娘都靠近吼了起来。眼里也许还有那么几丝畏怕,但她们还是站了出来。

    “再说了,”冬梅豁出去般地双手把腰一叉,胸膛向着耶律俊才一挺,“要不是当初木兰杀了那个什么嚣张,那这大辽的南院大王还轮不到你家弟弟来做呢!”

    “对!还轮不到你弟弟呢!”姑娘们异口同声。

    “啥?……那照你这么说,他还成了我耶律家的恩人了?!”耶律俊才头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能体验那什么——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马回峰被姐姐们团团围在中间,几次想站出来都被拉了回去。父母死后,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幸福。

    “就是恩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春桃眼珠一转,拈着丝帕的手戳了戳耶律俊才的胸口,“堂堂镇远大将军如果要恩将仇报,我们几个弱女子想拦也拦不住,反正,这传出去啊,被笑话的又不是我们。”

    “我怎、我怎么就恩将仇报了?!”耶律俊才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冤枉,“那我,我也没说我要杀他啊!”

    不杀?“那你想怎么样?”姑娘们依然警惕。

    “我就没说我要怎么样啊!”

    ……

    四位美人变脸如翻书般齐齐凑了上来,一个比一个温柔地莺声燕语恭维着,拉耶律将军坐下、给耶律将军揉肩、为耶律将军夹菜、向耶律将军斟酒……使耶律将军应接不暇。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唔……”

    “没想到二哥在这里有这么多朋友啊,真是热闹。还是应了那句老话——‘英雄难过美人关’么。”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着文人打扮的青年。白衣,折扇,温文风雅,脱口成句。

    他一愣:“是你?!”

    他一笑:“在下,耶律文才。”

   

——完


   
PS:写完这个,文才X马回峰我没怎么萌,倒是萌了俊才X春桃or冬梅OTZ,我想,春桃和冬梅大概也不会介意共事一夫的……(而且其实她们俩是攻,俊才才是受吧|||)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