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少包]一个都不会少(龙猫龙?)2008-12-02

一个都不会少

(一)

    包(喝茶ING):展昭在干什么?怎么大白天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

    策(赏画ING):呵,想知道?你这个包大哥啊,最近对咱们的展昭小弟弟关注可是太少了啊。

    包(放茶杯):怎么了?

    策(裹卷轴):包拯,你知道庞统最近在干什么吗?

    包(起身帮忙裹卷轴):庞统?无缘无故提他干什么?他最近除了王爷府就是御花园,倒是没什么别的异动。好吧,他进宫是走得太勤了点……

    策(摇扇子):你可知这是为何?

    包(嘟嘴巴):……还能为何,癞螃蟹想吃天龙肉呗= =+。

    策:那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还有谁进宫也走得挺勤……

    包:@_@?…………难道是!?

    策(扇子指向某人房间):人家现在,正在“研究”一套能糅合武功、杂耍、魔术以及逗乐为一体的表演,还破天荒地问我要了些书去参考,厉害吧?人家说了,吃饭都不用叫他了,他要潜、心、研、究。

    包:0.0额、滴、神、哪……表告诉我你的意思是……

    策:我的意思很简单。展昭和庞统,在武艺上平分秋色,在行动力上不相上下,就连那什么的眼光,也半斤八两……

    包(瘫坐):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策(摊手):你总算说对了一句。

 

(二)

    “御前护卫,乱臣贼子!御前护卫,乱臣贼子!御前护卫,乱臣贼子!御前护卫……”

    包拯走进院子时,就见他家大猫正手执一朵与其形象气质完全不符的小红花趴在房顶上,一边扒扯花瓣,一边碎声念叨,时而满脸淫笑,时而咬牙切齿。

    “怎么了这是?”包拯悄声问坐在院子里石桌旁摇扇子的主簿先生。

    “情窦……盛开,正遇阻碍。”

    “莫非……”包大人也挨着坐下来,一脸正经地八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非也非也。”更正经,更八卦,“现在的情况是,花只有一朵,”瞥一眼屋顶的大猫,笑道,“采花……人,咳,有两个啊。”

    包大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到:“刚才早朝散了之后,皇上在御书房告诉我,他明天要微服出宫。”也抬头瞥一眼那大猫,“看来,展昭和庞统又要‘一起’去护驾了。”

    “哪有庞统!?庞统来了?!”听到这个开封府近期禁词,大猫从房顶一跃而下,面露杀气,“呔,看本少侠打他个落花流水,让他跟我争!哼!”

    看着大猫腾空而出瞬间远去的背影,主簿起身道:“我说,这争风吃醋快步上飚血厮杀的歪道了啊,你管管不啊?”

    “管,怎么管?”府尹大人一头黑线,“看皇上自己选择纳谁为妃吧= =|||”

 

(三)
 
    “怎么了你这是?最近也没什么棘手的案子啊。”只见公孙策一脸焦虑、双眉紧蹙,包拯遂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公孙,回魂了。”

    “唉……”公孙策却只是叹气,用扇子格开了包拯的手,“别闹。”

    “咱家大猫呢?今日怎么没见他影子?”包拯于是乖乖坐下来,准备给主簿大人换换心情顺便分忧解难,“莫非又进宫和赖螃蟹争天龙肉去了?”

    “不用争了,”公孙策白他一眼,心道这府尹大人怎生消息如此不灵通,“咱家大猫已经赢了。”

    “赢了?!”府尹大人果然大吃一惊。咽了口差点呛到自己的口水,他又凑近些,小心翼翼地追问:“我想知道庞统……他是怎么输的?”

    “他放弃了。”

    “他放弃了?!”开玩笑吧,“为什么?”

    “包拯,”公孙策转过身来,正色道,“还记得你当初为什么会去跳崖吗?”

    “……”

    “还不就是因为庞统在造反失败后,当着皇上的面说了一句——‘包拯,如果你是当今天子的话,我庞统,绝对不会有谋反之心’。”

    “……”包大人抱住头。往事不堪回首啊TAT。

    公孙策揉揉他的头,云淡风轻地继续道:“庞统说,他是攻。”

    “啊?”什么@_@?

    “而皇上贵为天子,断然也不会乐意作受。尤其……是被他庞统压在下面。”

    “……你是说,他因为这个原因放弃的?”知难而退不是他的性格吧?难以置信。

    然而公孙策却点点头,给了包拯一个“正是如此”的表情。“而这次,他在放弃后,当着皇上的面说了一句——‘展昭,如果你来当攻的话,我庞统,绝对不会有反攻之心’。”

    言下之意,天龙肉他让给你,你就慢慢享“受”吧。同时也可想而知,听了这番“让展昭攻我我可以甘之如饴但让你攻我那是天方夜谭”的挑拨,皇上……咳。

    “那展昭……”包拯心中突地警钟大作。

    “跳崖去了。”
   
    =[]=!!

    真相大白。庞统这哪叫放弃?他压根就没有真心和展昭抢过吧……之前的争风吃醋都是做戏,为的就是让大家都跟着他入戏,到了高潮,才能有这场好戏啊。

    包大人一蹦三尺高,立马就要朝那往事不堪回首的地方泪奔而去。

    “你干嘛。”公孙主簿却拉住了他。

    “干嘛?当然是去救展昭!”不过……你为么如此淡定……“他都……你不担心他的吗?”

    “就你这身板,救得回来展少侠吗?”白他一眼,重新坐下,“再说了,就你这身板,跳崖了都能毫发无损地回来,还怕展昭出事么。”

    “……”

    “还是等他回来,给他做几样好吃的,安抚一下他那受伤的少男情怀吧。唉……”

    “……嗯。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公孙你也不要老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了,省得展昭见了更郁闷= =|||”可怜的娃啊。

    “我这不是为他,是为我自己!”

    “你又怎么了?”

    “这庞统如此睚眦必报,又如此阴狠狡诈让人防不胜防,”公孙策手捂胸口,一脸沉痛,越发激动,“你们俩都被他害得跳过崖了,下一个就是我了呀谁知道他会使出什么手段啊啊啊!”TAT

    “……”囧TZ。

 

——MS完了


啊对了,还有一个可有可无的尾声,有兴趣的就看看吧-_,-

(尾声)

    “又是我在下面?!凭什么啊?我不干!”

    “不干也得干,这是当初你公孙大哥把你托付给朕时咱们说好的,要你好好学文化,不然就得在下面。”

    “他那是托付?我看是‘卖’还差不多!你们合伙算计我!!”

    “不管是什么,堂堂四品御前带刀护卫,说话得算话吧?《全唐诗》背到第几页了啊?”

    “背、完、了!”

    “不错不错嘛,那明天开始,就背《诗经》吧~~~

    “你!我、我……555不带你们这样重文轻武的TAT”

 

——这次是真的完了


PS:我要说,这篇的主角,乍一看是包策,再一看是龙猫,仔细一看其实是那没出面却搅乱一池浑水的庞帅= =|||

再贴张谈昙给配的图=3=:

 

进贡

  • 么有扭曲啊,奏是这样的^皿^
    SBY  | http://教皇殿澡堂 执念于2008-12-03 21:43:39
  • 卡卡,御前侍卫,乱臣贼子~~~~
    俺扭曲地理解成龙猫和庞龙了~~~
    嘿嘿嘿~~~
    需要减肥的豺狼星  |  执念于2008-12-02 21:35:23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