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少包]手足无措2008-10-03

    题目起名“手足无措”,并非只取其原意用来形容举动慌张,而是分开成“手足”和“无措”来看:明明是自己的兄弟,却不知该如何面对,无法应付,无法置办。


手足无措


    “臭小子,快把钱拿出来!”

    “快点!有什么值钱的都拿出来!”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当街……啊!”肚子上挨了一拳,好痛。

    “啐,叫你丫的罗嗦,大牛,搜!”

    “放肆!你们可知朕……可知我是什么人?!”

    “什么人?少他妈废话,你要不是有钱人咱们也不会找上你!”

    “你们……!”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巷口钻出一个声音。也是个孩子。

    “哟,来了个管闲事儿的啊。”

    “你们两个坏小子,快放了那位小公子,要不我叫我师傅收拾你们!”

    “你、你算老几啊,赶快走开!”

    打了起来。

    ………………

    “你……你没事吧?”小心翼翼上前,却看到一抹刺眼的红,“啊,你的手流血了!”

    “这点小伤,不碍事儿。”张嘴吮吸一下伤口,血渐渐止住,“你看,过会儿它自己就没事儿了。到是你,吓着了吧?有没有受伤?没被他们抢走什么东西吧?”

    “没……没有。”萍水相逢,这真切的关心,让他不习惯。

    “那就成。那两个坏小子,老在附近晃悠,专门抢比他们小的孩子的东西,真可恶!”随意打量对方,“不过你也真够奇怪的啊,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少爷,怎么出门没有家仆跟着你啊?”抬眼四处张望。

    “呃,朕……我是自己悄悄跑出来的。”微服出宫的事儿可不能让母后知道。

    “哦。”点点头,情不自禁伸手摸摸对方的头,“那你以后可要注意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别往这种没啥人的小巷子里钻,知道不?”感觉,自己真象个哥哥。心里喜滋滋的。

    “……恩。”微微缩了缩脖子,这种亲昵,虽不习惯,却也不想反抗。那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手掌,很温暖。对了,“今天你救了我,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眨巴眨巴眼睛,“我救你不是应该的吗?”

    “可是……我应该感谢你的呀。”

    “那……那你请我吃碗面吧!”^皿^

    “就这样?”

    “恩,你陪我一起吃好了。”

    “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以后若还有机会再见,朕定会报答你的。

    “我是师傅捡来的孩子,也没名字,他们都叫我‘六子’,嘿嘿。”

    “六子?”

    “是啊。那你呢,你叫什么?”

    “呃,我……我叫小六。”

    “小六?哈哈,那还真够巧的,咱俩一个六子,一个小六!”这么可爱的娃娃,要真是自己弟弟就好了。

    “对了,你师傅很厉害吗?我刚听你说让你师傅教训他们。”不知不觉间,挽上了救命恩人的胳膊。

    “哈哈哈,我那是吓唬他们呢,我是被尼姑庵的师傅捡到的,我师傅就是个普通的尼姑,没有武功。”领着小六走向街口的面馆。就当你是我的弟弟吧,就今天。

    “吓,你胆子可真大,要是他们没被你吓唬到怎么办?”

    “哈哈哈,那我就再跟他们打呗~~~”

    你一言,我一语,两个半大少年的身影,越走越远。

 

    赵祯从床上坐起来。

    梦醒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小时候,独自遛上街玩耍的那次微服出宫。他曾经遇到两个想抢他东西的坏蛋,然后,遇到另一个好心的小哥哥。这辈子,唯一一个为他赵祯打过架的人。

    他的兄弟。

    披了件袍子走到窗口,望着那根本看不见的冷宫方向。六子,已经把他的母亲接走了。

    他突然无比庆幸自己当时做的决定。

    六子哥,朕说过若还有机会再见,定会报答你。小六没有食言。

 

    他们只做了一天的兄弟。只怪,生不逢时。

 

——完

进贡

  • 点头,0.0乃总结得真好,两三句话就把俺写的这一堆都囊括了OTZ
    这俩人的话,EG不说,相比BL,俺还是更倾向于他们的粮食兄弟情。
    SBY  |  执念于2008-10-04 23:19:53
  • 好一个“手足无措”,XDD
    小六子和小六儿应当是这种感觉。
    萍水相逢如梦一场,大梦初醒如醍醐灌顶。
    生不逢时也是兄弟,哪怕只是一天的兄弟。
    而至于报答,怕只是JQ开始的优雅契机罢。
    XDDD
    little star  |  执念于2008-10-04 22:38:47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