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士突]游戏而已,别当真(袁哲,石C)2008-09-02

    本文以杀人游戏为行文基础,了解游戏的人大概比较好看明白。不过没玩过的也没关系,我写的是最简单的游戏过程,属于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那种对战。老A们玩儿这个游戏的话肯定不只我写的这种程度,肯定精彩得多,但我只有这点时间这点水平了OTZ。

简单做下解说,帮助不熟悉游戏的同学看文:
    游戏总准则就是一个警察组(三人)和一个杀手组(三人)的对抗赛。在大家互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杀手要尽快将警察推论出来进而全部杀死,并且隐藏自己身份避免被群众投票票死;同时,警察要尽快找出全部杀手,进而引导群众将其票死,并且隐藏自己身份避免被杀手看穿杀害。杀手每杀一个人的同时,警察可以通过验证得知一个人的真实身份,都由交送名单给法官来进行。每次死人后,接着就进行大家对疑凶的投票,而被投票票死的人则将被法官公布其身份。哪方的人先死光,就算输。
    另外,群众中有一名身份为毒药的特殊人员,可算警察的民间助手,如果杀手杀到毒药,该名杀手就和毒药一起双亡。

    
杀人手法由杀手决定,所以文中的“XX案发现场”就是写的杀手设计的死者的死法=v=
在游戏进行过程中:
    “”<——引号内对话为杀手组或警察组在各自团体内部商量对策的交流。
    标注了名字的对话,为大家在公开场合各自掩饰着身份的集体对话。
    ()<——小括号里为大家心里想的、但没说出口的话。
    [ ]<——中括号里为已死的人的说话。其中,蓝色字体为按游戏规则每次刚死的人留的遗言。


解说完毕,正文开始=v=

         游戏而已,别当真

    “咱们三个分到了一组,那就好好合作吧。”    
    “嘿嘿,我觉得,能和你们在一起,真、真好!”
    “发挥所长,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哈~”
    “锄头,气势如虹嘛。那,你准备找谁第一个下手?”
    “……呃,让我……想想。”
    “用得着想吗。不管他是不是对方的人,留着他对我们来说都太危险了。对吧三多。”
    “我、我……我们真的,非要这样吗?”
    “三多……,要想赢,要想活,就只能这样。我们没有别的路走。锄头,你也想清楚了。”
    “……好吧。就他。”

第一案发现场
    在一个风雨交加、雷鸣电闪的夜晚,他上身赤裸,只围着一条浴巾,面容平静地躺在宾馆的双人床上。没有呼吸。
    衣服散乱一地。在他的裤兜里,有一块刻着“A”字浮雕的钥匙链金属牌。而床头柜下的缝隙里,还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死者:袁朗。

    吴哲:我靠,这谁干的?!
    三多:队长……555,队长~~~TTATT
    成才:锄头,三多……
    石头:锄头,节哀顺便吧。
    C  3:节哀……
    吴哲:节哀个P,太过分了啊啊啊!!
    齐桓:锄头你冷静点,别激动!
    吴哲:冷静个P!这杀手也太不厚道了吧,你说他杀也就杀了,留的什么线索啊两个一模一样的钥匙链,还宾馆!他还这么不设防的就给灭了!这不明摆着在说我是疑凶吗?!我能不激动吗?个烂人,死了也不让我过安生日子!
    众人:……
    铁路:那个“A”字浮雕的钥匙链不是袁朗那小子上次出差买的礼物吗?你们三中队不是人人都有一份吗?
    吴哲:诶0.0?啊……对哦。那我就不是唯一嫌疑人了!灭哈哈哈~~~,哦也。( ̄ ̄Y)
    众人:= =(原来队长和别人去宾馆开房你也能这么开心啊锄头。不愧是大硕士,学问大,心胸也大。)

[袁朗:我有点冤。]

    “锄头,演技不错啊,要不是跟你是一组的,连我都差点被你糊弄过去了。”
    “42,锄头,你今天,演得,演得真像!”
    “过奖过奖。小生以前在学校,也不过就是话剧社的顶梁柱而已~~~”
    “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是吧?看把你得意的,到时候还不知道队长得怎么收拾你呢。”
    “哼。我们这是任务,他怪不了我。”
    “行行行,就你厉害。说正经的吧。今天这么一闹,你的嫌疑应该反而变小了。咱们继续商量下一步怎么走吧。”
    “好!”
    ……

    “队长死了。”
    “嗯,这是他的命。”
    “他平日‘树敌’太多,积怨太多啊。”
    “而且,他太难对付,留下来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所以无论敌人是谁,都会先干掉他的吧。”
    “呼,还好他不是跟我们一组的。”

第一轮疑凶搜索
    线索太少,每个人都有嫌疑。只能凭感觉和运气随便指认一个了。
    众矢之的一号:老A甲。
    身份验证:背黑锅倒霉鬼。

[老A甲:我也有点冤……555队长,妾身这就随你来了……]

    “好极了,我们组一个也没损失。”
    “不过敌人也一个都没少。”
    “就、就是,甲他,挺可怜的。”
    “哎,三多,别这样。他也算是为我们组的成功做出了贡献,能够帮助战友,这也是一种光荣,明白吗?”
    “嗯,锄头,我明白!”
    “好了,那我们锁定下一个目标吧。”
    “你推荐谁?”
    “不知道。老实说,这种事不是我的强项。”
    “……”
    “那、那就随便选一个吗?”
    “好,既然都没有主意,那就听三多的,随便选。我提议,选石头!”
    “不行!”
    “为毛?”
    “那你为毛选他?”
    “不为毛啊,不是说了随便选吗。”
    “……因为上次我提名队长?锄头,其实你还是心疼队长吧?”
    “谁、谁心疼那个烂人!”
    “那你干嘛提石头。……锄头,别忘了,杀队长,你也有份。”
    “我、我就是随便提的。”
    “好啊那我也随便提一个,我提酒窝。”
    “你别欺负人家三多!”
    “三多~~~你看锄头他欺负人>///<,他吼人家吼得好凶哦555”
    “……”
    “你别、别哭了。锄头他,他不是故意要吼你的。”
    “那三多你说,我们这次是选石头还是酒窝?”
    “我、我选?”
    “对,决定权在你手里,石头的命,和我一生的幸福,都在你的手里,三多~~~”
    “那、那就成才好了……”
    “三多你真是个大好人~~~=3=” ( ̄ ̄Y)
    “嘿嘿,没事儿,只要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皿^
    “……我现在,突然特别同情石头。”= =b

第二案发现场
    夕阳正好,树荫下的藤编摇椅上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石桌上一盘没吃完的小黄瓜发散着阵阵清香,老人怀抱一把模型95,脸上带着满足而安详的微笑。心跳停止。
    他最好的朋友陪在他身边,伸手帮他合上了微虚的眼睛。
    死者:成才。

    石头:头发都白了,是说……属于自然死亡?
    C  3:应该是的。
    齐桓:老了还有三多一直陪在身边呢。
    吴哲:成才,你命真好。
    三多:我就是希望,能、能一直跟成才,是好朋友,能一直,这么在一起。^ ^
    铁路:好同志啊。

[成才:如果这辈子,真能这么死,我觉得,我很幸福。]

    “幸福个P!酒窝你死了你知道不?我们组就少个成员了你知道不?可到现在一个敌人都还没找出来呢你知道不!?”
    “菜刀,你别那么生气了,这又不是酒窝的错。”
    “石头,我不是生他的气。我就是、就是气我自己,验人也验过两轮了,怎么到现在还找不出一个敌人呢!?”
    “那你气也没用急也没用啊。拿酒窝撒气更‘没用’。”
    “石头,没事儿。菜刀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怎么说咱们组都是减员了,我也的确不该那么高兴的。”
    “……也是,你怎么死了还这么高兴= =”
    “我看啊,要是让三多下去陪他,他更高兴。”
    “呵呵,好啊^_^。”
    “……”
    “……”
    “要是真的人生,我当然不希望他这么早死。可这个……也算是体会一次生死相随,不是在战场上、没有硝烟的同生共死,多难得呀……”
    “酒窝……”
    “呵呵,再说,三儿也挺可疑的。看他说的那话,好象我的死,都是他安排好、计划好的似的,而且,那种死法这么合我的心意,如果敌人不是他,那未免也对我太仁慈了-_,-”
    “……”
    “……”

第二轮疑凶搜索
    三多的疑点被抛了出来。尽管难以置信,但,没有疑点更大的别人了。
    众矢之的二号:许三多。
    身份验证:杀手。

[许三多:你们,你们真厉害,这么快就把我找出来了^皿^]

[成才:三儿~~~]
[三多:成才~~~我们又在一起了!真、真好^皿^]
[成才:嘿嘿,真的是你杀的我啊^_^~~~~]
[三多:没有,是我们、我们一起杀的^ ^~~~,不过他们是谁我现在还不能说,等、等这完了,你就知道了。]
[成才:好^_^]
[袁朗:我说你们俩,别腻歪了,过来过来,这儿斗地主正好差人。]
[三多:队长好!报告队长,斗地主、斗地主没意义。^皿^]

    众人:……OTZ

    “这下可好,你看你非要选酒窝吧,把三多也给搭出去了。”
    “那是因为三多他自己给酒窝定的死法太囧了……”
    “可不那样的话,三多也不会答应让成才去死……”
    “算了,旧事不提。咱俩继续战斗!”
    “好!战斗!”
    “这回我提议菜刀。”
    “小生也正有此意~~~他对三多的指证,太过斩钉截铁义正词严了——虽说他本来就是个棺材板儿脸。”
    “但还是太过了。就算凭直觉,也是他最可疑。”
    “达成一致-_,-”
    “杀-_,-”

第三案发现场
    厨房,他一不小心被高处落下的菜板砸死了。
    死者:菜刀。呃不是,齐桓。

    齐桓:靠!这谁杀的老子!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吴哲:菜刀,你已经死了……
    齐桓:我诈尸不行啊!
    C  3:跟你家菜板双宿双栖,这不是很好吗()╭
    铁路:来啊,带下去合葬!
    石头:……= =b

[齐桓:到底是谁把菜板放那么高的!?凸=皿=+]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损失了2/3,真TM背。”
    “菜刀,我知道你这次也有点冤。来,摸摸,别生气了啊。”
    “……我不是C3。”
    “嘿嘿,摸一下又不会死。对了酒窝,你在死人堆那边,三多口里,有没有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你不是不知道,三儿那么守规则的人,都把这游戏规则当保密守则背了……”
    “啥都不说了,这回就冲着锄头去!”
    “哦?菜刀你有头绪?”
    “你说除了他,还有谁能把菜板放到那么高的地方!”
    “……”
    “……”

第三轮疑凶搜索
    菜刀的指证荒谬而无稽。但,盛怒之中的菜刀是惹不起更得罪不起的……而且,看在他上次也指对了的份上……
    众矢之的三号:吴哲。
    身份验证:杀手。

[吴哲:冤冤相报何时了?小生一心向善,兄弟们,还望下手轻着点儿> <]

[齐桓:真是你这把锄头把菜板放那么高的啊……看我怎么收拾你个欠削的!]
[吴哲:啊!啊!你干什么?!救命啊啊啊~~~>//<烂人你在哪儿呢啊~~~T T]

    “个死菜刀……”
    “锄头……我知道你这次也有点冤。来,摸摸,别生气了啊。”
    “……我不是石头。”
    “摸一下又不会死。再说了,都是‘头’字辈的,我当你是石头家弟弟才摸你的哦(~~ ̄)~~
    “谢、谢、安、慰( ̄ ̄@)”
    “不客气。”
    “锄头,你也死了,那这,这快结束了吧?^ ^”
    “嗯……快了。不过三多,我们只剩一个人了,你能不能别这么高兴OTZ”
    “不是,锄头,我高兴是因为,你终于又能和队长在一起了^ ^,你不知道,队长在我们死人堆里,整天念叨你,连斗地主都想着你呢^皿^,他、他不专心,输了好多饭票给成才和老A甲呢。”
    “……真的?”
    “真的!”
    “靠!我说我怎么挂得这么快而且是这么莫名其妙的理由,都是那个烂人念的啊啊啊!”( ̄皿 ̄)=○# ( ̄#)3 ̄)
    “……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C3!你现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我们要赢,一定要赢!就靠你了!”
    “放心吧战友!我会坚持到底的!”
    插播革命式握手镜头。红旗招展为背景呀喂,三多吹号鼓干劲儿,咿呀咿呀喂~~~
    “那么接下来你准备杀谁?”
    “你们看啊,我觉得目前的情况是这样……”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所以,且不管已经被我们干掉的队长、酒窝、菜刀里面有没有一个或两个敌人,在现在剩下的人里面,有三个人是敌人的嫌疑最大:铁头儿、老A乙,和……石头。”
    “那就是说,你会从这三个人里面选一个来碰运气,是吧?”
    “嗯。”
    “……我知道你不想选石头。铁头儿和老A乙,说吧,谁。”
    “铁、铁头儿是大队长。”
    “嗯?三多你的意思是?”
    “我们、我们已经,杀了队长了……”
    “三多,你太善良了。可这是战争,你明白吗?”
    “我知道,可是……”
    “好了锄头,就听三多的吧。再说,铁头儿那老狐狸,也不是我等能随便得罪的……”
    “……= =”
    于是对不起了老A乙。兄弟,不介意的话,你改名为“炮灰乙”吧?

第四案发现场
    高强度战争。炮弹飞过来,只是一瞬间的光景。他,灰飞烟灭。
    死者:炮灰乙。

[炮灰乙:原来,传说中的炮灰……就是……这样诞生的……]

    “呼,太好了,石头你还健在。只要还有一个人,我们就没有输!”
    “放心吧战友!我会坚持到底的!”
    插播革命式握手镜头。红旗招展为背景呀喂,成才吹号鼓干劲儿,咿呀咿呀喂~~~
    “虽然我们只有一个人了,但对方也只剩一个人了,平手。而且,对方还不能确定我们到底剩几个人,心理上是我们占优势。”
    “酒窝说得对。石头,剩下的人里,有怀疑对象吗?”
    “有三个。铁头儿、老A丙,和……”
    “C3!你不说,我也要提他的,我就觉得他可疑,而且是最可疑!”
    “……”
    “……石头,这次,我跟菜刀意见一致。我也觉得,C3 肯定是杀手。凭现在已知的两个杀手——三儿和锄头,是,锄头是聪明,但他们俩,感觉就是不对。我这么说吧,没有一个头脑冷静、能拿主意的人压阵的话,锄头做不到那么干脆的在第一次出手就干掉队长的。”
    “……我明白。但是酒窝,就算有100个头脑冷静、能拿主意的人压阵,要我亲手干掉C3,我也……办不到……”
    “靠!你……”
    “菜刀!呵,其实,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没事儿,石头,你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做吧。我们明白的。”
    “石头,我看你小子这辈子就算能变成孙悟空,也跑不出C3的手掌心儿了……哎~~~”
    “呵,嘿嘿。”

第四轮疑凶搜索
    不是所有人都是石头。老A丙和C3平票了。只差石头一个人还没投票。
    于是对不起了老A丙。兄弟,不介意的话,你也改名为“炮灰丙”吧。
    众矢之的四号:炮灰丙。
    身份验证:背黑锅倒霉鬼。

[炮灰丙: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兄弟们,俺下来和乃们团聚了~~~]
    
    “剩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嗯。”
    “那你……想好这把找谁下手了吗?”
    “……嗯。”
    “决定了?就他了?不改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
    “C3!我就是崇拜你这点!做事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3=”
    “嘿嘿,我也,我也要向你,向你们学习^皿^”

第五案发现场
    孙悟空破石而出。那孕育他的灵石,霎时间,四分五裂。
    死者:石头。

    老A甲:噗|||石头你死得好隐晦|||可是又好壮烈!人家被感、动、了>///<
    炮灰乙:这不跟我的死法差不多吗?都是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炮灰丙:可是人家还壮士了……你行么?
    炮灰乙:噗|||

[石头:……]

[齐桓:石头,都我错……我不该咒你变孙悟空的,这下C3真成如来佛了……]
[成才:兄弟,这就是命啊……]
[石头:……T T]

    至此,警察组三名成员全部阵亡。法官出现,宣布杀手组获胜,同时公布所有参加者在游戏中的身份。本轮游戏结束。

    铁路:有没有搞错?我是毒药也!为毛你们警察组的不来验证我、杀手组的也不来杀我啊!?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啊啊?
    众人:……(是该说您太低调还是太高调了呢= =)



    “成才,我和锄头,还有C3他们,一起把你那什么,干掉了,你不会怪我吧?”
    “呆劲儿又上来了吧?我要是怪你,还用等到现在?”
    “嘿嘿,也是。”^皿^
    “三儿,那就是个游戏,又不是真的,不用那么在意,啊。”
    “嗯,我也觉得,就好像我们小时候在下榕树,你当警察头头,带着二毛他们,一起,一起来抓我。”
    “……咱,咱不是说好以前的事儿都不提了吗= =|||”
    “哦,好。^ ^对了成才,你这回,这回又是扮警察咧,我真羡慕你。”
    “呃……嘿嘿。”

    “石头,最后一局,是你让我的吧?”
    “没~~~有^ ^b”
    “跟菜刀那大嘴巴一组,你还想骗我呢啊?”
    “嘿,也没什么让不让的,我就是失误了呗。”
    “你以后,不许故意输给我,听见没?”
    “那你不是喜欢赢嘛……”
    “承认了?”
    “……”
    “我喜欢赢你就让着啊?把我惯坏了,以后跟别人较量的时候我怎么办?我是要赢,但是要正大光明的赢。”
    “我明白了。……不过C3,这次,不是让不让你的问题。这不过是个消遣的游戏,我不在乎输赢,关键是……”
    “什么……?”
    “关键是……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做不到那样对你。”
    “……,我明白了。”

    “烂人,你怎么都不恭喜我的?”
    “恭喜你什么?谋杀亲夫?”
    “干嘛,……你较真儿了啊?”
    “啧啧,还是首杀。我都不知道,你那么不待见为夫啊~~~”
    “去死。”
    “已经去过了。”
    “……那我不也跟着来了嘛。”
    “是不、得、已来的吧。”
    “……你真生气啦?不是不待见你,实在是,队长大人您太厉害了,小生以及同组的战友无人敢斗胆与您为敌……将您首杀,相信会是每个杀手组的不二选择,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照你这么说,我参与这个游戏就势必被首杀咯?”
    “那倒也不是……如果你自己是杀手的话除外。不过那样的话,你应该就会在第一轮投票时被推上票台票死……”
    “……”
    “您看,这不是小生针对您……实在是您太老奸巨猾,咱们中队没人胆敢向您发起挑战。”
    “小混蛋……”
    “啊啊!你干什么!烂人!我已经被菜刀他们揍过了,你还来> <啊啊啊~~~住手|||凭什么啊?杀手组三个人呢,凭什么都冲我报仇啊TAT”
    “我决定了。”
    “什么?”
    “案件重演。”
    “什么?!”
    “找‘一个风雨交加、雷鸣电闪的夜晚’,带你到宾馆,‘上身赤裸,只围一条浴巾’跟你躺在‘宾馆的双人床上’。让‘衣服散乱一地’,然后,做、爱、做的事。”
    “个烂人!流氓!”
    “这不都是按你的安排来的?我以为你应该会特别喜欢-_,-”
    “呸呸呸,你才特别喜欢呢!”
    “嗯,我是挺喜欢的。”
    “……”( ̄ ̄@)
    “这是要让你知道‘谋害亲夫’的后果-_,-”
    “我……唔……烂、唔……”
    ……
    “烂人,小气鬼。”
    “爱人,大硕士。怎么样?再来个横批?”^_,^
    “……败给你了。”OTZ
    “成让。”^_,^
    “烂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因为不得已而杀了你……你别急着去投胎啊,等我一会儿。我会跟你一起走的。因为你太小气了,眦睚必报,我怕被你报复。”
    “……不会有那样一天的。相信我。”



——完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