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江南好不好——脑补搅浆糊的庞张歌2013-10-13

每段紫色的内容都是摘录的歌词,中括号里的“庞”、“张”是按唱段分的角色,当然原歌并不是写他们的。有兴趣听歌的可点这里:http://fc.5sing.com/11024642.html。蓝色部分则是我根据歌词脑补的故事,有几处借用了北亭的构思来上下衔接。懒得写文,就是个大纲。

其实唱这歌的时候没想到后来会脑补这么多剧情,由于是先唱后脑补的,所以有些地方的演唱处理跟故事情绪不是特别贴合(尤其是最后念白的语气),凑合理解吧(要是先脑补后唱我就根本不会唱女声了= =|||)。

 

江南好不好

【庞】

江山多娇,有江流分道,

过千峰迭宕,枕烟波浩淼;

【张】

赏百里落霞,伴三生桃花,

品怡然茶香,到吴越村郊;

老庞年轻时候跑去江南跟张宗保谈恋爱。他们时常一起出游,但二人的性格和追求大不相同,看到同样的景色,他们的关注点和感想就是不同:官二代武将老庞想的是我早晚还是要去为新的江山分道江流——争这风景。而富二代公子张宗保想的是就一直像现在这样居郊野、伴三生——自在逍遥。

【庞】

当时年少,惯唱清风调,

听一曲红绡,罚一杯花雕;

【张】

谁家莫愁女,思嫁状元郎,

取六朝文藻,输与千金一笑。

他俩都是小(装)资(逼)系文化人,老庞还曾带着好奇的张宗保去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逛窑子,不过他很“正常”地只是找了个头牌唱唱曲儿、做做游戏、输了罚喝杯酒什么的(我就不说还有花满楼副本里二当家本来就正是那个被老庞女票的花魁了……)

还有一次两人站在大街上的人群里看某家小姐的绣楼招亲,凑了会儿热闹随口感叹了几句后就一起走了。而这时二当家就问出了下一句唱词里的问题(丫思嫁心动……)。

【庞】你说江南好不好?江舟欸乃连芳草。

【张】你说江南好不好?四百八十楼台相对老。

“你说江南好不好?”同样的两句,两人都唱了,我是这样理解的:就在看绣楼招亲那会儿,二当家闲聊中先问老庞“你说我们江南好不好?”因为二当家是本地人,老庞是外来的。他这样问,看似问老庞对地点的感觉,但在这个节骨眼,其实是问的啥大家心里都懂。他还举例说“我们江南可是有著名的四百八十楼台BALABALA”,省略涵义“可以相对老”——这句是没说出口的。

而老庞那句唱词则是反问:“我说江南好不好?风景当然是好极了。”至于别的嘛……他笑着看对方,就不作答了。虽然他明明知道人家重点问的不是风景。但他那时就知道自己不久就是要走的,说好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是他的确觉得眼前人非常好,所以他一直看着对方,想把他的模样印在心底。

 

到这里为止。前面全是老庞的回忆。刚好唱段也有个截断。下面开始是另一个时光段。

 

【庞】

过江南,好不好?杨柳尽头是谢桥,

莫攀折,且留它一世风骚;

【张】

忆江南,好不好?小红清韵白石箫,

故园春早,鹤逝梅凋;

【庞】

问江南,好不好?兵临城阙雨临窗,

凭栏望,画角声动旌旗摇;

【张】

叹江南,好不好?夜深女墙闻空潮,

月影稀疏人寂寥。

老庞去造反,反的是“谢”今墨的“杨”广套装,所以“杨”柳“尽头”是“谢”桥啊,而且确实最后没杀谢今墨,放了他一条生路,让他去蜀山当了个悠哉的酒鬼,继续“一世风骚”。

而对此时的老庞来说,江南是“过”,只是经过的、过去的,江南再好,吸引他的还有“兵临城阙”的战场——他这时转头往正下着雨的窗外看,看到的便不再是回忆中的烟雨江南,而是“画角声动旌旗摇”。

这个时间段里二当家也离开江南了,所以唱段是“忆江南”和“叹江南”,他也明白,那些“小红清韵白石箫”的回忆再美,也已与他无缘。美丽的江南还是以前的样子,他却已经无心再恋了,对景对人皆是,犹如“故园春早,鹤逝梅凋”。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月影稀疏人寂寥”之时,会忍不住感叹:江南不好吗?你丫一定要走……啧。

【合】

江南好不好?江南好不好?

 此处两人合唱,是指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地点、却在相同的时间,回忆起“当时年少你我同在江南的那段时光”,并且现在是觉得俩人都不会再相见或者再续前缘了,才自问“江南好不好?他好不好……”

 

歌到这里又完了一段,故事也可以分段了。

又几年后,他们重遇了。老庞已经是新朝的闲散将军。张宗保是正派的二当家。中间随便再经历些什么,可以是牢狱之灾啊儿子空降啊,各种各种此处省略三千字,由间奏表示【喂

下一段再开唱的时候,是他们互相都经不住又对彼此动情了。

 

【张】

过江南,好不好?寻常翁媪寻常道,

话多少,西洲相思莲子谣;

老庞没话找话,说好久没去过江南了,不知道那里现在好不好。二当家回说“还不就那样,再普通的人家看着都透着文艺气息,被各路文人写各种相思调调”——他为啥以这点为答,有事实,更有隐示:老子也苦思了很多年,但老子就不直说让你知道。他那语气是“你不是去过,你还能不知道?”这样,但总归还是回答了,有点小别扭和撒娇的意思。

【庞】

问江南,好不好?旧时王谢燕子巢,

武陵人远,何以为家?

老庞琢磨了一会儿,也回了句更搭不上话扯得更远的,他说“问了半天果然还是江南好,无怪乎那么多‘退隐江湖’的人都爱选择江南为家。”话说到这儿,就有点试探如果我也退隐,咱俩再一起好不好的意思了。因为不知道像误入桃花源的武陵渔人一样去过一回江南的自己,还能不能再找到回去的路——要是一个人去,何以为家?

【张】

忆江南,好不好?几家烟炊世事凉,

云深处,僧拾柴薪稚子挑;

二当家何等玲珑心窍,趁热打铁,只不过口气还像谈着与己无关的话题,他说:“(居家)那当然还是我们江南好,不管江湖还是庙堂,都太纷繁,就算做皇帝的,也哪一家都免不了世事炎凉的结局,比如你看上一朝的,开端不也挺好,现在却是僧(入了道门的谢今墨2333)拾柴薪稚子(霍时俊2333)挑的日子。”言下之意所以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卷进去……跟老子回老家结婚不好吗日!

【庞】

叹江南,好不好?闲愁万斛对酒浇,

掷罢浮名掷今朝。

老庞听完看了他半天,最后装模作样地叹了好长一口气:“哎~~~~~~~~~江南啊……”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拿起酒杯泯了一口,一副“闲愁万斛对酒浇”的装逼样子,却是下定了决心再赌一把:相信此去江南,我的下半辈子也不会无聊的。这次投掷的赌注很大,却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就为今天张宗保说的这番话。前半辈子的赌注都投掷在浮名上了,他要当将军(总攻)嘛,现在反正什么都不缺了,再用后半辈子豪赌一次,也算有趣。所以是“掷罢浮名掷今朝”。

 

【张】三千年,马蹄声,声声尽踏斜阳巷,

【合】归去时,将军白衣人白发。

【庞】过天涯,逢故交,不问前程路迢遥,

【合】却问江南好不好。

【张】江南好不好?江南好不好?【庞念白】你说,江南,好不好?

先感慨下,白衣将军不就是老庞么——而且白衣代表便装,他不用打仗了,回去HE啊TAT然后二当家最近古剑套装,是个白发吧……所以这句是合唱的而且一点不虐简直太棒!

这时他们在一条不知将通往何方的大路上,遇到了熟人,随便谁吧,问你们干嘛去?

二当家说:“随便走走。”

老庞却在同时说:“补个蜜月。”

二当家“…………”的同时,对方噎住了,愣了半天只好接着问:“哦哦挺好,想好去哪儿玩了吗?”

老庞拉着马缰往远处一看,反问道:“走哪儿算哪儿——你说江南怎么样?”说完却是笑着看向张宗保,对方那双明明不能视物的眼睛,竟像也正与他相视一笑。那时,二当家脑子里回响的正是前几天见面时(就前一段歌词)老庞最后问他的一句话。

那天老庞问他:“日后,我们就一起定居偕老,去哪儿好呢……你说,江南,好不好?”(最后一句与念白重合,所以念白是起播放回忆的作用。)

全歌就结束在二当家这辈子被问的最愉快的一个问题里。

(其实当时二当家是回答了老庞的,他说:“定居可以,不日行吗?”【喂)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