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少包]莫辨(庞木兰主)2008-02-05

莫辨

    那年,风月楼少了个使唤丫头,却在不久后多出个打杂小厮。叫马回峰。

    说来都没人相信,当时那一刀,并没有刺中要害,虽然失血过多,但后来……飞星将军庞统出手救了他。说了也没人相信,所以,他们对谁也没说。

    想他马氏一门,最开始便是被庞家人所害,但最后马回峰的命却是庞统救下的。庞统说:“我庞家从不在乎欠人什么,但这回,我们算是扯平了。”马回峰没有出声,也许是无力,也许是装了太久哑巴,不习惯回话了,也许……只是单纯地不想和这个人说话。是不想吧。

    那之后,包拯走了,公孙策走了,庞统也走了。他留在那个小镇,和他的姐姐们安安份份地过他们的日子。   

    直到又一个冬去春来之后,展昭再次来到双喜镇,找他的包大哥。

    初初重见的时候,想起以前的种种,多少有些尴尬。但这时他也是一个长开的少年了,和展昭算是同龄人,于是很快的,竟也就谈到一块儿去了。何况,展昭又不是公孙策。

    两个少年,一个秀逸寡言,一个飞扬跳脱,走在一块儿,活脱脱成了双喜镇上一道亮眼的风景线。而这一静一动,端的都是身怀绝技之人。马回峰平日里就只是一个客栈小厮,一身功夫并不轻易示人,但他的身手,展昭是知道的,有时兴致来了,也半拉半求地拖他过上几招,舒展舒展身上那几根三天不拉扯就痒痒的筋骨。

    一场小小的比试过后,就像现在这样,在风月楼的后院里随便找块儿干净的地儿,肩并着肩坐下喘气儿。接着,就是属于少年的瞎聊。

    “说起来,木兰你的少林龙爪手真是厉害,我在相国寺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几个人会的!”

    以前的习惯,他到现在也改不过来,“木兰木兰”的,总是叫错。而他也不计较,问什么,答什么,笑颜以对,反正没有旁人。反正,这个名字好久好久没有人叫过了。

    “对了,”他笑笑,换了个话题问展昭,“你是怎么劝动包大哥跟你回去的?”

    “哪需要用劝的,皇上的圣旨,谁敢不听?”

    展昭答得轻快,甚至带着调侃。包大哥答应跟他回去了,他应该是很高兴的,可马回峰看得出来,他的笑,有些苦。

    “包大哥真是个傻瓜。”他说。

    始终还是放不下那个人的吧。就算再怎么被背叛,只要那个人需要,他就会回去。他的傻大包大哥。

    “那,公孙大哥……他还好吗?”又踌躇了许久,他终于还是开了口。

    展昭此刻也促狭地笑了起来:“你总算问了。我来了这么久,你就别扭了这么久,今天可算想通了?”

    “那你还不快赶紧地回我。”少年脸色有些泛红,仿佛是在恼他的伙伴不适时宜的逗弄。

    “哦~”展昭敛了打趣的神色,转过头去望天,顺手拔了根野草扔进嘴里叼着,一副话家常的样子,“你放心吧,他挺好的。庞统对他还不错。”

    “……庞统。”他低声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很陌生。

    就这么静了下来。两个旧的相识,两个新的知己,这时,都不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

    展昭还是望着天,毫不在乎那阳光刺得他只能把眼睛微虚着。其实如果闭上眼,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可却偏生就是舍不得。阳光是那么灿烂,那么美好。想想其实挺可笑的,你闭上眼,他也同样是在你身边,你看着他,他也不会因此而属于你,那又有什么值得执著的呢?

    傻瓜。

    执著的人都是傻瓜。包大哥是傻瓜,公孙大哥是傻瓜,他自己也是傻瓜。他认识的人,都是傻瓜。

    所以,还是不告诉木兰了吧。公孙大哥那个超级傻瓜,知道自己无法跟最爱的人在一起,竟然决定呆到他最不放心的人身边去,帮他看着他、防着他。一辈子。

    只不过,他是没有资格说别人傻的,所以,他连劝都没有劝过公孙策。他自己,不也是为了所爱之人的最爱之人,在亡命奔波么。

    想到此处,展昭不禁自嘲地弯了弯嘴角。一个不留神,那根野草便从嘴里掉了出来。

    马回峰看了看他,一边重新拔了根水分充足的嫩草给他递过去,一边随口问到:“你笑什么?”

    他却突然反问:“木兰,你恨他吗?”

    伸到展昭颊边的手顿了顿,马回峰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愣了半晌,终是把那野草送进展昭嘴里,然后转过脸去,不看他。

    他知道展昭问的是谁。可是……有时候还真希望自己就是个哑巴。

    庞统,庞统,他该不该恨你,他……能不能恨你?

    双喜镇是边陲之地,虽说不至于命案丛生,但这里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客栈里的哑丫头偶然间在郊外救起了一个伤重的男子,也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初见时,那人浑身血污,正是竭力不支即将倒地的形容。看他身着将领战袍,又是一身新伤,想必是刚从战场上下来,只是不知因何缘由来到这镇外郊野了。虽不知其底细,却因着本来就对此等保家卫国之士怀有几分敬意,便且先把他救了回去。

    就安置在……同在郊外不远处的那所小木屋,他的家里。

    为那人擦身、拭伤、止血、包扎,忙了一天,末了,终于有喘口气的功夫,这才端详起那人的容貌来。但见他虽正处昏迷之中,却仍透着一股非凡的轩昂气宇,便心知此人定不是寻常角色。不过,寻不寻常的,也与他无关。只是过客罢了。待他伤好些,便会离开此处重返沙场了吧。

    后来那人自是醒了。见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将自己救回了家,颇有些惊讶。然而那姑娘是个哑巴,他纵然有诸多不解,也问不出什么详细的来。也罢,对待救命恩人,总不能像审犯人似的吧。

    待伤势好转后,他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只是笑笑。

    他又问:“你识字么?”

    姑娘点点头。他便倒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说:“那你写与我看可好?”

    小姑娘伸出纤细的手,用食指蘸了茶水,在木桌上写下笔画简单的两个字。

    “木、兰。”他念到,“好名字。”清秀雅韧,字如其人。名如其人。

    “这里是你家?”他又问了,“住在这荒郊野外的,就你一个人?”

    这次小姑娘不回答了,只从篮子里拿出碗筷,比划着叫他快吃。他看了看她,和她带来的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终究没再追问。

    那时,他不知道他是庞家少爷,他也不知道他是马氏遗子。她是哑巴,所以不会问。他既不想暴露身份也不愿刻意骗她,干脆就不说。反正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即便说了,也无法听到她唤他一声。

    不过说到称呼,自从知道她的名字后,他倒是很自然而然的就从“姑娘”直接改口成“木兰”了。仿佛,他们多熟络似的。

    “木兰,你这煮红豆汤的手艺真是一绝,就是到京城去,我看也没几个人比得上。”她无意中发现他喜欢甜品,便每天变着花样做不同的来。

    “木兰,你还是穿这件桃花红的上衣最好看。”她当然不知道,他其实极少开口言及女子的衣着搭配。

    “木兰,别忙了,坐下歇会吧,就当是陪我说说话。”陪?只是听你说话吧……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伤愈离开。他不提,她不问。只把那段做梦般的两个人一起度过的日子,默默藏在心里。

    木兰虽只是个使唤丫头,但生得娇弱可人,又出入在风月楼那种地方,有时难免也会遇上一些不怀好意的家伙。春桃姐她们在的时候,自然会帮着解围,可要是独个儿在外面碰上了,轻薄调戏,便也只能忍着。

    几个小混混,以他的武功,根本不放在眼里。但她是木兰,不是马回峰。一忍,再忍。寂静的街道,偏僻的角落,这次,似乎不容易脱身。

    早知道刚才应该答应让大包跟着一起出门的。

    咬着牙低头躲闪,心里怒火燃得他满脸涨红,却叫那些登徒浪子看了越加放肆。抓着篮子的手指关节已经泛白,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屈辱,何时才能是头?

    反正这里也没有旁人,还不如……

    就在他眼里泛出丝丝寒光的时候,只听“嗖”的一声,就在他的眼前,一把飞刀擦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小混混的脸划了过去,生生插进墙壁里。

    小混混愣了一下,半晌,像是终于感觉到疼了,伸手一摸自己的脸,一手的血。

   “怎么,还不够?”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巷尾转角处传来。

    几个混混这才回过神来,“哇呀呀”的一边大叫着一边飞也似的跑远了。

    他踱步过来,拔下墙上的匕首收好。然后拿过了木兰手里的篮子,指着里面问:“给我的?”

    木兰点点头。

    他把篮子度到左手提着,右手就这么伸过去,自然得仿佛这动作是他们于经年累月中习以为常的行径般。他说:“走吧。”便牵着她穿过那些大大小小或静谧无人或熙熙攘攘的街道。

    一直到郊外,一直到小木屋,方才放手。

    那天下午,很多人都看见了,风月楼的使唤丫头,被一个很高大很英俊的男子牵着,默默地跟着他走向了不知哪里。那个男子很好看,身上却散发着不易亲近的气息。他的两只有力的大掌,一只提着一个菜篮子前后轻晃,另一只,全全地包覆着那丫头的整只小手。旁若无人地自顾慢慢前行。

    明明很不搭配,却又那么和谐。

    路边引颈侧目的人中,还有那个傻呼呼的大包。他跑回去风月楼嚷嚷说木兰姐跟个男人私奔了。以致后来木兰回去被一众姐姐们包括黄老板围着八卦了许久。所幸她说不出话,日子久了,大家才慢慢淡忘了。至于大包后来有没有想起来那个男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那天那段路,木兰觉得走了很久。一路上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着她的手。力度不轻不重,刚好把她的手捂得暖暖的。

    等走到木屋前,她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男子,还有两匹马。她知道,是他要走了。

    男子看见他们,便抱拳恭敬地喊了一声:“将军。”男子低头前,她看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将军点了点头,继续牵着她进了屋里。

    此时,她才抽出自己的手。他握得并不算紧,她本来就随时能挣得开。

    她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门外的男子和那两匹马。

    他却勾了勾嘴角,抬手把篮子放到桌上,对她轻轻一笑,说:“不急,先陪我吃完饭。”

    她默默坐下,看他掀开盖子,端出里面简单的菜肴,又把两副碗筷摆好。

    他一边把空篮子放到地上,一边随口问:“今天怎么没有红豆汤?”他坐下,给她盛了一碗饭,“下次还给我煮红豆汤吧。”

    她点了点头。再抬起头来,已是一脸笑意。她给他夹了一大块肉在碗里,用筷子指了指,象往日一样示意,这个很好吃的,你快吃啊。

    两个人一起,一顿饭的工夫很快就过去了。

    放下筷子,她便送他到院子里。不拖泥带水,不儿女情长。

    上马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象是临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你都答应了,我还差点忘了跟你说。下次给我煮红豆汤,要在我家里。”语毕只是扬眉一笑,他便翻身上马绝尘远去。一次也不曾回头。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王公贵族,风流将军,有几个不是多情又薄情的?可她偏偏就是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她知道,与其骗她,他宁愿什么也不说。

    起风了,她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仿佛模拟之前那人掌心的温度。“珍视”两个字,却是死也不敢承认,死也不敢渴望。半晌,她才发现,自己哭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一个人,她以为,等她报完仇,离开那个地方,就可以慢慢忘记了。

    却没料到,他会回来得那么快。而且,还是在那种时候。

    她看到他走进风月楼的大门,即使是在那样危急的时刻,自己心里泛起的欣喜,她是知道的。

    然后,她听见公孙策喊出了他的名字……

    庞统。庞统。他该不该恨你,他……能不能恨你?

    “我庞家从不在乎欠人什么,但这回,我们算是扯平了。”——只有他马回峰知道,庞统指的是什么。只有她木兰,听得懂。

    然而马回峰没有出声。也许是无力,也许是装了太久哑巴,不习惯回话了,也许……只是单纯地不想和这个人说话。

    是不想吧。不用马回峰的声音对他说话,就可以假装,自己在他心里,只是那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木兰。木兰。

    “木兰……木兰?”展昭见他久久不语,终是忍不住又叫了叫已是在神游太虚的马回峰,说,“你要是不想回答,就算了,没关系的。你别想太多了,当我没问好了!”

    马回峰恢复了神智,他低下头,自言自语般,说:“其实,他是个好人。”

    你问的是木兰。就算马回峰还应该恨他,木兰,不恨。

    展昭看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再说话。

    这时前头响起了夏桑姐的大嗓门。“回峰~~~回峰啊你在哪儿啊?”

    马回峰还没来得及开口答应,展昭便抢了先扬声回到:“我们在后院呢夏桑姐。我跟回峰都在后院。”

    马回峰忽然意识到,虽然展昭常常还管他叫“木兰”,但都是在他俩独处时。有旁人在的时候,他一次也没有叫错过。他忽然有些害怕。

    夏桑姐又喊了,“回峰啊快来帮帮忙,这大米重死了。”

    “好,就来。”马回峰把身边跟着自己一起站起来明显是又要跟去帮忙的展昭按下,说到,“你别去了,好歹是客人,怎么能老是让你帮我做这做那的。”已经不能,再欠人什么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闲着。”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要是真闲得慌,就去帮包大哥收拾行李吧。你们不是明天就要回京城了吗。”一使劲又按下去。

    “……那木兰,”他坐在地上,仰望他清秀的脸,“下次我来,接你一起去京城吧?”

    “……再说吧。”

    下次,下次。可自己今生,注定是个与 “下次” 无缘的人。

    展昭就这么看着他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消失于自己的……世界。

    他转回头再次望向天上的太阳,依旧被刺得眼睛微虚。嚼着杂草,他问:“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们先离我而去呢?”

    明晃晃的太阳给不出任何答案。他索性直接躺在地上挺尸。

    最后实在肚子饿了,他才站起身来,朝厨房走去。

    吐掉嘴里的杂草时,他说,“我也觉得,他不是坏人。虽然他是庞太师的儿子,但他是飞星将军。”

 

——完

进贡

  • 嗯,你又选择性失忆了。
    SBY  | http://教皇殿澡堂 执念于2008-02-21 20:26:42
  • 以前的确有几篇很细腻的作品,那是整个文都偏向感情描写的东西,比较突出的比如《四面埋伏·绿野仙踪》?

    这篇我没看过耶= =
    道士  |  执念于2008-02-21 08:46:06
  • 以前写的大多都是圣斗士同人,而我又是忠实的原著背景派,自然就没有古代背景文,这个嘛……老实说我觉得跟我写的现代文区别也不大|||

    以前的确有几篇很细腻的作品,那是整个文都偏向感情描写的东西,比较突出的比如《四面埋伏·绿野仙踪》?现在也说不上文风改变……我觉得其实我只是更神经了= =+
    ……好吧我承认我话唠。
    SBY  | http://教皇殿澡堂 执念于2008-02-20 21:12:55
  • 掩口笑~~~
    这文的cp好混乱,有np的趋势……
    很少看到乃的古代背景文(这个肯定古代背景鸟- -),倒觉得自有一种细腻,而且细腻的恰到好处~~
    说实话觉得以前你写得某些同人细腻得有点话唠||||||

    简而言之,觉得哥哥乃文笔更练达了,感情未必比以前深,但语言技巧上更成熟一点(难道是我太久没看你的文了么……)
    道士  |  执念于2008-02-20 15:33:50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