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搅浆糊]匿伤2011-05-20

前段时间掀桌姑娘和阿晰的小王爷与尼桑系列文我蛮喜欢的,正好觉得这个曲子也合适,就想,来给他们的文配一首歌吧。

这还是我写搅浆糊同人歌以来第一首不EG的词,也是第一首女声唱的歌,而且它还是粮食向的,真不容易哇~

另,重庆话不分平舌卷舌,所以匿伤除了有隐匿的伤口的意思,其实它就是尼桑的谐音~=v=

 

匿伤

题材:XQ搅浆糊贴小王爷和尼桑相关

选曲:“华山”

填词:人不BT枉年少(念白摘自相关文《那棵桂花树》、《生日那天》、

《刺儿》、《甜的桂花糕》BY掀桌,《好尼桑好翅膀》BY楚华晰)

演唱:人不BT枉年少

念白:人不BT枉年少(张少商、杨弘、黄彻),阿尔(八王),小落(李小川)

后期:人不BT枉年少

 

【张少商:“喂喂,小兄弟。”

小杨弘:“做什么?”

张少商:“你知道这儿是哪吗?”

小杨弘:“皇宫。”

张少商:“我也知道是皇宫,可你知道这里是皇宫的哪儿吗?”

小杨弘:“不知道,你问别人吧。”

张少商:“你还记得我吗?”

小杨弘:“你是谁?”

张少商:“……”

小杨弘:“你是谁?”

张少商:“不记得,就算了吧。”】

 

老宫墙边桂花树,树上谁人轻呼,

记忆总辨不清楚,一幕一幕。

那些深重的叮嘱,还以真切的泪珠,

仍恍惚,归处是何处?(杨弘)

最不甘心的认输,终踏出这一步,

为何越是珍爱的,越握不住。

明知已忘来时路,却还期盼有假如。

就假如,你仍在原处。(张少商)

 

【八王:“张大侠请留步。张大侠怎么会在这里?”

张少商:“给我弟弟送生日礼物。”

八王:“张大侠莫忘了,小王爷的哥哥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当今太子。”

张少商:“你想怎么样?”

八王:“本王不想怎么样,只是怕张大侠忘了自己的身份,毁了小王爷的未来。”

张少商:“如你所愿。”】

 

【小杨弘:“皇兄。”

黄彻:“你怎么来了。”

小杨弘:“都是我不好,全都是弘儿的错,弘儿坏,弘儿连累了皇兄……”

黄彻:“没,没有。弘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弟弟。”】

 

相依相伴相呵护,相注定的殊途,

直到无人能碰触,如刺入骨。

刻在心头的眉目,灿若繁花一簇,

是最初,最美的当初。(黄彻)

 

【张少商:“小王爷出来找乐子啊?”

杨弘:“是啊,这几天甚是没趣儿了。”

张少商:“小王爷十八岁寿辰快到了,怎么不在府里准备准备及冠大典?”

杨弘:“……你怎么知道我的寿辰?”

张少商:“八王爷和皇上早就打起广告了,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了。”

杨弘:“……是吗?”

张少商:“小王爷,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杨弘:“等一下。”

张少商:“还有什么事儿吗?”

杨弘:“可以给我吃一点儿桂花糕吗?一点就好。”

 

李小川:“怎么了?别哭呀,告诉我是谁欺负你,我给你欺负回去。”

杨弘:“我哥哥,我哥哥他不要我了,他终于不要我了……”

李小川:“……”(以后,我就是你哥哥。)】

 

梦中谁一掷孤注,谁又食言踌躇,

失之交臂的幸福,如何弥补?

化一道护身灵符,守你从此不孤独,

这一诺,赌一世全部。(李小川)

泪语间双眉颦蹙,倚醉方倾心诉,

肩头颈边的温度,逝若朝露。

昔日死生可相顾,转眼人面已模糊,

流年误,旧约怎如故?(萧十一)

 

【杨弘:“戏文里是这么说的吧!只有你一个人愿意对我好,我也要倾尽一切为你。好啦,我已经有三个尼桑了。你就是第四个。四哥,四哥。”】

 

——完整音乐作品首发于2011520

 

啰嗦的歌词解析(也可以算给原文的感言?):

一开始,是张少商第一次去皇宫找杨弘的情景,就在那堵旁边有一棵老桂花树的宫墙处。

那个地方,张少商曾经翻在墙头上,问他这些年过得好吗、问他现在读些什么书,黄彻曾经爬在老树上,招呼他一起逃课、带着他调皮捣蛋。

——喂喂,小兄弟,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你还记得我吗?

——弘弟你看,烟火真漂亮!

——弘弟你看,又有鸟蛋了!

但是后来那个地方他找不到了(因为那棵树被八王派人砍了),于是杨弘有时就会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记忆有差错,辨不清真实和幻想了呢,其实根本没有那些事吧?

不管有没有那些事,至少杨弘知道,在自己心里,一直有两个人,而且,他只为这两个人哭过。张少商和黄彻。在他们每一次的深切叮嘱时。比如,张少商把他带去王府后独自离开之时,比如,黄彻每次为他闯的大祸小祸顶罪被罚还要反过来安慰他之时。

——弘儿以后就留在这里,要好好听话,知道吗?

——弘儿是最好的弟弟,别哭,以后皇兄也会一直保护你的。

那时杨弘很小,流下的眼泪都是最真最纯洁的。可以说,你们的情谊,他都还了。但是到最后,说到“回去”,还是不知道回哪里才对。小王爷府吗?可他以前是住皇宫的。回皇宫吗?可他也不是一直住皇宫的。那么到皇宫之前呢?那个小茅屋……似乎也并不是一出生就呆的家。所以很恍惚啊,记忆很多,混杂且模糊,不知道真正的归处到底是哪里。

紧接着是张少商相关的唱段,算是接着杨弘的“归处是何处”来讲。第一句歌词是说,张少商曾经坚持自己带着杨弘在外面漂泊过一段日子,虽然过得苦,但两兄弟能在一起就很满足了,也算是对命运的一种抗争。但后来张少商还是抗争输了,亲手把弟弟送了出去,再怎么不甘心、不服气,也留不住这最珍贵的所有。第二句歌词是讲,杨弘16岁生日那年张少商又去给他送桂花糕,在那新家发现他种了很多桂花树。其实杨弘被送走的时候太小了,以前的事情根本记不得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即所谓“已忘来时路”,但是张少商固执地觉得既然他还记得桂花树和桂花糕,就是没有全忘——假如他对这些都有印象,那是不是就可以当做,他连我也是记得的呢。所谓“期盼有假如”。那么,就可以假装他依然还是自己的弟弟,仍“在原处”。

然而张少商还没YY着高兴够,就遇到了八贤王。紧接是八王和张少商的那段对话,把张少商的期盼立时倾覆了。八王说,小王爷的哥哥只有一个,就是太子。那么,这位太子哥哥又是如何对待他的弟弟的呢?

于是我们看到,杨弘偷偷抱着玉玺出去玩,却不小心掉进冰湖里。是跟在他后面的黄彻跳下去救了他出来,是救了他的黄彻跪下去顶了罪挨罚,是受着罚的黄彻抱着他哄他别哭:我没有怪弘儿,弘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弟弟。

发着烧来看黄彻的杨弘给受罚挨饿的黄彻带来了桂花糕,而黄彻则掏出怀里的鸟蛋,问“弘儿喜欢吗?”小的时候,他们就一直是这样“相依相伴相呵护”并肩走过来的。然而也只是小的时候。因为他们的身份,他们有着“相注定的殊途”。从跳下冰湖救杨弘那次之后,黄彻落下了病根,“每到冬天寒冷的雨夜,膝盖处就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提醒着他,提醒着他还有杨弘。”陈经国知道,“杨弘,永远都是黄彻心头的一根刺儿。”而他也知道,“黄彻的刺儿,谁也碰不得,撩拨不得,更拔不得。即使是他自己。”入骨。

然而,谁又知道,刻在黄彻心底深处,最“灿若繁花”的,是他与杨弘初见时,那个小娃娃的眉目。“那娃娃的眼睛很大,盯着黄彻”,“亮亮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的”。人生若只如初见。

接下来,是杨弘的另外两个“哥哥”。李小川,萧十一。准确的说,他们只是杨弘在某一个其它副本里的兄长。

杨弘问李小川有没有做过噩梦。于是李小川便想起来,他梦到过。梦里,“那个人抱着他说,‘大哥。你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帮助我。’他突然有些难过。他似乎并没有做到。那是当时孤注一掷要深入虎穴去报仇的他的康弟,和每每被表象迷惑于是踌躇不定最后选择不信任康弟而食言的他自己。

要如何……才能弥补?

浆糊副本里,李小川是蜀山的人,他会画符,那么,就画一道护身符吧。一道最灵验的、由他自己化作的符咒,守护在小王爷杨弘——他的康弟——身边,让他再也不会感到孤独。李小川暗自许下承诺,“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在这一世,他赌上全部。

萧十一和杨弘平日并无甚接触,更谈不上交情。但那天,看到杨弘一个人喝醉了,鬼使神差的,萧十一决定送他回去。

是的,杨弘喝醉了。是因为醉了,所以才抓着他哭诉了那些毫无保留的心里话,所以那些深情的话语,和他肩上背着的杨弘的重量以及颈边滴落的杨弘的泪水一样,都只不过如早晨的露水般,转瞬即逝。

萧十一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与人捉对厮杀,正当招式已乱,满身破绽时,杨弘竟从旁窜出替他挡下,还笑着对他说:“因为,你是我四哥啊”。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只知道,那时他与杨弘,生死相顾。然而梦一醒来,那个帮他挡下杀招的人面目便渐渐开始模糊,反之清晰的,是那个被他送到皇宫门口突然就正经起来,说“今晚萧大侠护卫有功,明天小王请萧大侠在客栈饮酒。萧大侠请回了”的小王爷……

年已逝,就算旧时真有“只有你一个人愿意对我好,我也要倾尽一切为你”这样的约定,也再回不到从前了吧。

就这样,每一个尼桑,都有着隐匿的伤口。而杨弘,又何尝不是一样

 

试听/下载地址http://yc.5sing.com/704942.html

 

 

[00:00.00]匿伤

[00:01.53]

[00:02.02]【张少商:“喂喂,小兄弟。”

[00:04.09]小杨弘:“做什么?”

[00:05.26]张少商:“你知道这儿是哪吗?”

[00:06.65]小杨弘:“皇宫。”

[00:08.02]张少商:“我也知道是皇宫,

[00:09.19]可你知道这里是皇宫的哪儿吗?”

[00:11.19]小杨弘:“不知道,你问别人吧。”

[00:13.75]张少商:“你还记得我吗?”

[00:15.42]小杨弘:“你是谁?”

[00:17.09]张少商:“……”

[00:18.35]小杨弘:“你是谁?”

[00:19.83]张少商:“不记得,就算了吧。”】

[00:22.63]

[00:24.07]老宫墙边桂花树,树上谁人轻呼,

[00:29.53]记忆总辨不清楚,一幕一幕。

[00:34.92]那些深重的叮嘱,还以真切的泪珠,

[00:40.27]仍恍惚,归处是何处?(杨弘)

[00:45.56]最不甘心的认输,终踏出这一步,

[00:50.68]为何越是珍爱的,越握不住。

[00:55.81]明知已忘来时路,却还期盼有假如。

[01:00.95]就假如,你仍在原处。(张少商)

[01:05.35]

[01:06.28]【八王:“张大侠请留步。张大侠怎么会在这里?”

[01:10.88]张少商:“给我弟弟送生日礼物。”

[01:13.65]八王:“张大侠莫忘了,小王爷的哥哥永远都只有一个,

[01:19.22]那就是当今太子。”

[01:20.95]张少商:“你想怎么样?”

[01:22.37]八王:“本王不想怎么样,只是怕张大侠忘了自己的身份,

[01:26.80]毁了小王爷的未来。”

[01:29.49]张少商:“如你所愿。”】

[01:30.56]

[01:31.59]【小杨弘:“皇兄。”

[01:33.04]黄彻:“你怎么来了。”

[01:34.14]小杨弘:“都是我不好,全都是弘儿的错,

[01:37.88]弘儿坏,弘儿连累了皇兄……

[01:41.46]黄彻:“没,没有。弘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弟弟。”】

[01:46.01]

[01:46.97]相依相伴相呵护,相注定的殊途,

[01:52.24]直到无人能碰触,如刺入骨。

[01:57.34]刻在心头的眉目,灿若繁花一簇,

[02:02.47]是最初,最美的当初。(黄彻)

[02:06.70]

[02:07.75]【张少商:“小王爷出来找乐子啊?”

[02:09.87]杨弘:“是啊,这几天甚是没趣儿了。”

[02:12.61]张少商:“小王爷十八岁寿辰快到了,

[02:14.34]怎么不在府里准备准备及冠大典?

[02:16.58]杨弘:“……你怎么知道我的寿辰?

[02:18.66]张少商:“八王爷和皇上早就打起广告了,

进贡

    呈上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