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宫正室

>>More

[团团]鬼使神差(序、1)2011-03-13

    09年四月底时写的文,只在XQ同人文库发过。虽然坑了……但,鉴于XQ同人文库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恢复得了数据,我还是在自己窝里存个档吧= =|||

    此文综合了小说版和电视版的双结局,主要故事内容纯属为了疗伤而瞎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绝对百分百的“鬼话连篇”。

鬼使神差

    “张营长!诶诶,张营长~~~张……张立宪!”

    张立宪有些诧异地慢慢转过头来,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听见有人叫他。而且,还是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是龙文章。他怎么也……

    那个被自己的下属们称为“死啦死啦”的一团之长,带着一脸“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朝张立宪跑过去。

    好吧,勉强说来,他们现在也的确可以算是他“乡”遇故知。

    待跑到跟前了,龙文章一站定就开始套近乎,他几乎是习惯性的一脸谄媚,说:“我就知道我没认错人,咱张营长这身板儿,在哪儿都是鹤立鸡群的!”何况,还有那张特色鲜明的左脸。

    不理会那些废话,张立宪有些急切,直接问到:“你怎么死的?!”他站在这儿等他可不是为了跟他胡吹瞎聊耍嘴皮子。他们最后,还是输了吗?可是不对,如果是因为战败的话,龙文章早该来这儿报到了。

    “还能怎么死啊,”龙文章笑了一下,眨了一下眼睛,换上一副“如你所见”的表情,说,“要不我怎么会来这儿。”

    “废话!”张立宪急了,朝他吼,“我是问你为什么会自杀的?!”

    “嚷什么嚷嚷什么嚷!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地府重地不得随意喧哗!”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张立宪的问话,然后一个粗犷的声音又把矛头转向了龙文章,“还有你,跑什么跑!你以为来旅游的啊?地府重地不得四处乱串!给我过来!”

    张立宪认得他们——第249代黑白无常,当初他也是被他们带到这里来的。

    龙文章朝张立宪耸了耸肩一摊手,彷佛在说:你看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不能怪我。

    黑白无常一人(鬼?)一边抓住了龙文章的衣领,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拖。龙文章边走边回头,冲张立宪喊:“张营长,咱回头再好好聊啊~~~”

    也许他只是随口这么应付着,但张立宪知道,往后他们真的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好好聊”了……

 

1)长相守,是种缘分

    这儿,是地府里头专门集中自杀而亡者的一隅。呆在这儿的家伙们被和其他鬼魂隔离了开来,所以张立宪来了好些时候了,也没能碰上一个半个的熟人。

    直到龙文章的出现。尽管有些意外,但张立宪还是很想从他那儿了解一下现在“上面”的情况。后来他们到底赢了还是输了?余生的兄弟们怎么样了?虞啸卿怎么样了?是的,他还是想知道虞啸卿,哪怕那已经是个早就在他心里死了的信仰、崩塌了的神。

    所以这会儿,张立宪站在门口等着。等着龙文章从那间每个初至的自杀鬼都要被带进去问话的办公室里出来。

    等了很久——起码比张立宪自己进去那次久多了——,那个家伙都没有出来。这使张立宪不得不怀疑,那个神棍估摸着又在满嘴跑火车的努力把审问他的人绕晕乎,就像那次在禅达审讯他的时候一样。想到这里,张立宪忍不住笑了一下,那个滑稽的场景,他还记忆犹新呢。不过这回,他如果再“装神弄鬼”怕是就班门弄斧了。

    “你笑什么呐,张营长?”一声呓语似的呢喃突然轻响在张立宪耳边,把他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张立宪瞪了贴在他身边的龙文章一眼,心里暗骂都怪现在这“鬼身份”,走起路来一点声儿都没有,害他竟然没发现这家伙已经离自己这么近了。而且,明明他们现在说话已经不会“吐气”了,为什么刚才他还是会觉得耳朵痒痒的?真是怪了。

    “刚出来。”龙文章后退了一步,老老实实地答话,也不嬉皮笑脸,简直好像面对的是他的上峰似的。

    “咳。”张立宪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下,对方的态度反倒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要是在以前,张立宪是不会觉得有丝毫不妥的。在他,不,在他们一众精锐眼里,那帮炮灰们——包括炮灰团团长,就是低他们一等的存在。他们拿蔑视不屑的眼光看对方是理所当然的,而对方对他们恭敬仰视才该是正常的——包括职位比他这个特务营营长更高的炮灰团团长。可是现在,他们一起打上了南天门一起坚守了几十天后的现在,张立宪知道,以前的自己,很幼稚。虽然他对龙文章的态度不可能突然转变成好像以前对虞啸卿那样子狂热的崇拜景仰,但他也已经明白,龙文章是他应该尊敬并且担得起这份尊敬的上级。

    只不过,大概,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以前的那种相处模式。即使有心改变,也不一定就能水到渠成。

    “问吧,你想要知道些什么。”龙文章索性原地坐下,一副本团长今儿个就在这儿摆摊子讲专场了的架势。他拍拍自己身旁的空地,抬头朝张立宪挤眉弄眼,又恢复调笑姿态,“在这儿等半天不会是就为了看我一眼吧?我啥时候成这香饽饽了我咋还不知道咧?”

    愣了一下,张立宪还是坐了下来。

    “龙……”斟酌了一下用词,张立宪改口道,“龙团长,我们最后……赢了吗?”

    “赢了。”龙文章答得干脆,“我们最后十来个半死不活的炮灰,在第三十八天,准备集体下来报到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援军。”如果那也算赢的话。

    第三十八天。三十八天。张立宪双眼盯着地面,没有说话,却有些哽咽。

    “还想知道谁?虞啸卿?”龙文章转头看他,却只能看到他溃烂的左脸,看不清表情。没有等到回话,但他知道他是想知道的,便自顾说了下去,那抑扬顿挫夸张得跟在刻意掩饰着什么似的,“你的师座,挺好。立了功了,挺好。以后,他还会立更多的功的。为国军,为他们虞家。这不挺好嘛。”

    张立宪一直没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地面。过了半天,他终于又动了动紧抿的嘴唇,问:“那你呢?龙团长,你为什么会自杀?”

    不管是贪生怕死的炮灰团团长还是智勇双全的川军团团长,龙文章,都不该是一个会自杀的人。

    “首先,咱们现在都已经是并且只是一只死鬼啦,军衔职位什么的,都派不上用场啦。”龙文章明目张胆地转移话题,“所以以后,在这儿,你就不要叫我团长了。龙文章,或者死啦死啦,你随便选一个呗。”

    稍微想了想,张立宪说:“好。那你也不要叫我张营长了。”抛开那些虚虚实实,咱们现在,就是一无所有的、完全平等的死鬼。

    “那龙文章,你为什么会自杀?”他还是好奇。

    龙文章又慢慢转过头来,看着张立宪的眼睛,他眼神深邃而悠远,一脸严肃。张了张嘴,待对方紧张地将全副精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后,他终于幽幽地说到:“你猜啊。”

    “?”张立宪明显一愣。同一时刻,龙文章把两手缩到下巴底下,伸出左右两根食指一边对着他指指点点,一边贱兮兮地调笑:“猜不到猜不到猜不到~”完全不复之前的正经,末了甚至抱着肚子笑得在地上打起了滚。

    张立宪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而且脑子里还不受控制的“顺便”回放起了某个晚上他和余治何书光他们被那几个低俗下流的炮灰们集体调戏时的场面。新仇加旧恨,终于使张立宪忍不住冒出家乡话狠狠骂道:“个龟儿子。”就是给不得你一点好脸!张立宪索性翻身直接把还在地上滚着的龙文章一把按住,不理会他“你干嘛?往哪儿摸呢你?哎哟~咱不能这样……”的满口胡嚷,强行动手搜查能造成他死因的伤口。

    他们是鬼,是自杀而亡的鬼,身上会带着临死那一刻留下的伤,并一直在地府保持死前那个模样。他张立宪就一直带着被毒气侵蚀而溃烂的左脸,和中枪部位鲜血淋漓的弹孔。可是他把龙文章全身上下都摸索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造成他死亡的伤口。脖子上没有自缢的痕迹,胸口和腹部没有刀伤,心脏和太阳穴没有弹孔……还真是见了鬼了。

    张立宪气呼呼地站起身,瞪着还在地上缩成一团笑的龙文章,没有办法。气了半天又重新坐下来,只是不看那个没正形儿的货。

    “张营长,哦不,张立宪,”龙文章笑够了,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把两个前爪子搭在张立宪肩膀上,冲人家耳边轻声轻气地好言相劝,“咱不气了,啊。你看啊,先前在那屋里,有个管转生的官儿就骂我了,说眼下这兵荒马乱的,本来死的人就特别多,地府都快装不下啦,安排这些死了的人轮回都快把他们累疯啦,可是偏偏还有我们这样的——自杀,添乱!人家说了,对于像我们这种不珍惜生命的,就不能轻易安排我们轮回转生,得在地府接受劳动改造。他那话咋说来着?哦对了,说要让我们把珍惜生命的思想牢牢刻在灵魂里,牢得我们即使到了下辈子也不敢再轻易自杀!”

    张立宪侧头白他一眼,说:“这我知道。”

    “哦哦对对,你先来的,那屋肯定你也进去过。”龙文章俩前爪又使了使劲按按他的肩膀,表示自己要说重点了,接着道,“我就问那当官的,说,那我们得劳动改造多久呢?人家就说了,本来现在死的人就多,六道轮回里排队等转生的鬼数都数不过来,你们这些自杀的货,少说也得劳改三四十年吧!”

    “多久?!”张立宪两只眼睛鼓得都要掉下来了,不可置信地盯着龙文章,希望能看出来这位团座又是在信口开河。

    “三四十年。”龙文章淡定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用一种语重心长的口吻对他说到,“所以说,接下来,咱们是得长相守了。”

    “放屁,哪个龟儿子规定的老子要跟你两个长相守!”张立宪一激动,四川话又出来了。

    “诶诶,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人家管转生的官说的。”龙文章现在的表情很难以形容,既谄媚,又幸灾乐祸,总之在张立宪看来就是异常欠揍,但他还继续拿那副欠揍的表情说到,“你知道吗,那官儿还说了,到我这儿为止,自杀的人数刚好凑了个整,于是我就分到跟你一个劳动改造队啦!我要是晚死那么一分钟,就给分到下一个队去啦。这是什么?这就是缘分啊!张立宪,咱俩有缘分。”

    张立宪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一拳把扒在他身上的龙文章揍翻了过去,站起身直接走人。

    龙文章捂着被揍的左眼,在他身后拖着嗓子故意也用四川话腻歪歪地喊:“长相守,是种缘分~~~”

    “锤子个缘分!”

——待续   

进贡

    呈上贡品